杰希的王不留行

为了不哭大声笑

【云²】调♂情小段子

向你们强烈安利声入人心!!!唱美声的小哥哥又帅气又有趣!唱功也都很棒!

小甜甜草原狼少女嘎×沙雕忧郁王子慢热龙这什么有趣设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不出车就搞点荤段子吧

1.

被屏蔽了,见评论吧,求lof对我好一点

内个,我jio得,全职的小伙伴们,可以取关我了,以后可能不会更全职相关了,别的圈子有缘再见了。


【薛大R】广州演唱会

我一直为大老师居然没有演唱会play而感到困惑,演唱会的时候简直又浪又性感,为什么没有人想日这个浪死的男人啊!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T_T

看了演唱会剪辑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想睡大张伟”常年位于百度搜索榜第一了,是真想日他&¥%/

最近好像总是萌上冷cp,唉

特单纯的车,没有逻辑,文里的大老师比较皮,尽力按自己的理解来写了。

走评论链接

我真的好喜欢大张伟啊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那么可爱,心都要化了,三观人生观什么的都超正

想翻墙。

翻墙了,我要日这个可爱的男人,这还是我第一个想以那么想日的真人没,我太喜欢他了啊啊啊

#喻王#

“咳咳……”喻文州小心地捂住嘴,半侧过身子去想挡住周围人的视线,似乎是不想将感冒传染给别人,体贴得紧。

看喻文州这模样,王杰希思索着要不要过去嘘寒问暖,毕竟塑料兄弟情还是要在表面维持一下的。

正当王杰希身子前倾要往喻文州那边去时,他僵在了原地。

?????

那是什么玩意儿?

花瓣?

花吐症?

作为一个圈(电竞圈)内颇有名气的半仙儿,王杰希自然听说过花吐症这种仅在传说中存在的病,也知道传闻中是怎么治,就是童话里老套的心上人一个吻套路呗。

不过,令王杰希比较疑惑的是,今天是微草和蓝雨比赛啊,除了柳非再没别的妹子了,他们又没有什么交集难不成喻文州真是纯gay?

王杰希自顾自确定了喻文州不直的事实(?),并决定拯救宿敌的苦恋。

“喻队,”王杰希把喻文州拉到角落里,装出一副知心哥哥谈心的架势,却第一句就让喻文州成功地喷了出来,“你是看上你们蓝雨的哪个孩子了啊?”

“王队,你是哪只眼觉得我会禽兽到对自己带大的队员动手?”

不是小孩?那就是黄少天了,明白。

这里就暂且不说喻文州到底是如何扭转了王杰希认为他喜欢黄少天这个念头,也不提他是如何让王杰希心甘情愿献吻,时间跳到喻文州在王杰希家中醒来后的某一个清晨。

经过一夜互动,王杰希还没睡醒,喻文州接到俱乐部的电话说有急事,要他过去。

“杰希,我先走了,抽空再来b市看你。”他在王杰希耳畔轻声说了几句便悄然离开。

待王杰希起床已是中午,他吃过饭瞧见床头扔着喻文州的外套便知道他是走得急落下了,给他洗干净下回见到再给他吧。

等等,他袖口这儿怎么这么厚?

往洗衣机里扔的时候,王杰希无意间摸到便随手翻过来看看,却突然掉出来一片花瓣,能看出原先是白色的,现在却已萎得有些泛黄。

喻文州你非常好。

王杰希把花瓣攥成了末。

喻文州三个月没摸着王杰希。

fin.

大家七夕快乐!

【三十六计22h】追希连环计

祝最爱的杰希大宝贝生日快乐!!!好容易赶完了生贺,幸好够及时

 

古风,第2章和第三章开头是谋略部分,没兴趣的可以跳过。这次有点长,大概有1w字,带点肉渣,之后可能会有个飞车番外(不要期待!)

 

虽然是敌国,但只有相爱没有相杀!!!

 

注:w=微草,l=蓝雨,其他国 家你们意会吧

 

——————————————————————

 

1.

 

喻文州睁眼时,最先入目的是一根张扬着晃动的盔缨。

 

它分明是根死物,却显得极有动感,晃得喻文州一时没反应过来现在是怎么个境况。这盔缨的色泽如血浸染般艳丽,估摸着是它的主人浴血奋战时溅上的鲜血将这白缨染得通红,使它明丽得扎眼。

 

接着喻文州才注意到自己身前之人的脸。

 

是王杰希。喻文州愣了愣,对了,前线传来的战报说王杰希被俘,虽然不知他为何会在这里,喻文州对现在这境况还是很满意的。他的唇角扬起一抹胸有成竹的笑,此人再有能耐还不是被自己擒住了?

 

王杰希正跨坐在喻文州身上,被铁链束缚的双手撑在结实的腹部上,正缓缓地上下动作。王杰希的面庞依稀浮着抹薄红,睫毛上挂着雾水的眼睛低垂着望他,没有了往日沙场相见时的骇人戾气,倒显得有几分温驯,算不上好看的脸对喻文州有种惊人的吸引力。

 

很罕见的是,王杰希并没有身着铁甲,只着了一件墨绿长袍,腰带也松垮垮地系着,可他却戴着那顶银光锃亮的头盔,乌丝柔顺地从头盔中滑出来,垂落至王杰希胸口。

 

战无不胜的王杰希还不是要让自己来征讨。

 

喻文州抿唇笑了笑,乌亮的眸子弯弯的,流动着温柔笑意。他抬手去扯开王杰希一边襟口,起身吻上他颈侧,要将他压到自己身下,再进一步去征伐。

 

待王杰希顺着他动作躺了,喻文州才看清他的神情,不是预想中的沉醉其中,反倒有些淡漠,眼中是满满的嘲讽与不屑。他分明身居下位,姿态亦十分狼狈,却有种睥睨天下的气度,像是刀斧加身而不变色的汉子,看得喻文州一愣,之后愈加口干舌燥,只想狠狠折腾他。

 

正当激烈时分,喻文州却兀得醒来,眼睛清明的很,没有丝毫沉浸梦中的样子。刚才那是梦,喻文州从始至终都知道,他却假作不知,好麻痹自己不至从梦中惊醒。以往他只要意识到是梦便不得不醒来,不能有半分耽溺。

 

可如今他却不太想从美梦中醒来。

 

他悠悠叹口气,心中愈发矛盾,他如何不知这样十分危险,却实在收不住对王杰希的倾慕之情。这感情是怎么萌生的?他又怎会对敌国的大将起了这样的心思?他们可曾有什么渊源才使得喻文州如此?这一切皆令人费解,喻文州只确定一件事,他是在w国为质的那两年生出了些微隐秘而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且在王杰希小憩时偷亲了他的脸蛋一小口。不幸的是,他被王杰希发现并被狠狠打了一拳,而后忧伤地确定他不喜欢自己。

 

为质的喻文州是个知情识趣的人,不会也不敢纠缠,于是便将这缠绵情丝深藏心底,等着它自己淡化期间,却苦恼地意识到,他实在放不下那个舞剑舞得花里胡哨但出剑却角度吊诡的少年将军。他实在太喜欢他了,这可怎么办呢?

 

既然为质的喻文州无法拥有王杰希,那为王的喻文州或许可以。喻文州这样想着。

 

性格温和到冷漠的少年戴上一副面具,从此以翩翩佳公子的面目识人,钟爱王杰希的喻文州就被他封藏心底。

 

“王杰希……”喻文州咀嚼着这个不能再熟稔的名字,一声声如叹似念。他以指尖抚摸着案台上的那幅人物像,细腻的笔触实在美妙绝伦,单从赏玩角度来讲绝对是极品,然喻文州心神并不在此,是画中此人让喻文州心软得一塌糊涂。

 

轻柔的指尖在画中人物的脸颊顿了顿,隔一层纸同那画中男子亲昵,手的主人望着画中身姿英挺的男子,其中温柔几欲溢出。

 

王杰希那颗心上压着过多东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背负过多的老父,一桩桩一件件实在太过沉重,他明明仍是个年轻人,合该意气风发,恣意妄为些,自己能帮他担着后果。若要达成此一点,自己得将其一一搬掉,喻文州思忖着,终于下定决心。现在,是最重最迫人的那一座。

 

杰希,旬月之后你我便可重逢,不知你欢不欢喜。

 

2.

 

喻文州幼时十分清秀,带着股斯文的书卷气,也就是俗称的看着就好欺负,况且他又因他那尴尬的身份不受待见,生活虽不至于特别凄惨,也实在不好过,常常受那些公子哥儿的排挤。在敌国为质期间,喻文州作为长公子受的训练可是一点儿都没少,君子六艺绝对少不得,武艺更是必修,期间喻文州便同w国的王孙贵胄在一处学习上课。都是天生娇贵的孩子,其中却有个例外的奇才,不出意外的就是王杰希。

 

那个左眼略大的男孩起初便格外厉害,一招一式都矫若游龙,华而不虚,尤其是他那轻功更是一绝,运起来翩若惊鸿,足尖离地便教人追不到踪迹,轻灵至极,大约是早先受过高人指点。

 

他真的怀念那个意气风发的王杰希。

 

换做是别人,或许早就放下舞勺之年的白月光另娶家室了,但喻文州不肯,他认定一件事便绝不更改,就比如说他虽然整体根骨不适合练武,却仍坚持习武数年,后攻于行兵布阵,喻文州在列国间绝对算是一位出名的帝帅。对情爱喻文州也固执,好在他还年轻,朝中并无逼婚之忧。

 

倒不知喻文州在这方面的布阵有何心得。

 

喻文州正想事,有熟悉的脚步声从远处渐近,步伐细碎又刻意放轻。

 

“王上,天凉了,入内去吧。”侍卫给喻文州披上件长袍,静静侍立身后,等待接下来的吩咐。

 

“w国有动静了?”

 

“有探子回报,w国正加紧训练新兵,并向h国派出使者借粮。”

 

“w王要有大动作啊……”喻文州把玩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低头沉吟半晌,突然思及什么,略一侧头问道:“那王杰希呢?被派去练新兵了?”

 

“大约是的,听说王杰希这些日子都没有上朝,但朝中大臣竟无一人非议。”要知道,王杰希其人在朝并无多少党朋好友,反因其主战树敌颇多,此时竟无人落井下石,十有八九是君上私底下已将他派出去执行任务。

 

既然如此……

 

“传寡人口谕,密诏宋晓、徐景熙、郑轩即刻前来。去的时候转告他们妥善准备出使事宜。”

 

“诺。”侍卫低头碎步挪出。

 

王宫中便是在隆冬都是姹紫嫣红的,初春时节腊梅开的正盛,加白雪点缀美得不可方物,一树树翠竹青松夹在路两侧,应景得很。可从路上走过的三人却无心赏景,而是低声讨论着王上吩咐的事,愈讨论愈是不安。

 

碎且轻的脚步声随三颗不甚太平的心一齐到了王上的御书房前,等待通传时才稍稍平息,僵垂的手没在袖中握了握,好歹活动开一点儿。然而,一进去,他们的心又凉了一大半——喻文州正背着手背对着他们。这是王上为难时的习惯性动作,此次出使定然又是十二分艰巨。

 

“臣宋晓,”“臣徐景熙,”“臣郑轩,”

 

“参——”

 

“不必行礼了,寡人诏尔等有要事相商。”喻文州一摆手,“赐座。”

 

大概三人皆入了座,先前那位侍卫手捧三份竹简,将其递给他们三人。

 

甫一打开竹简,郑轩便在心中暗叹一声,果然不是什么好差事,另外二人神情也是如出一辙的凝重。

 

竹简目的:不日令宋晓前往h国,徐景熙奔赴j国,郑轩赶往w国,各带喻文州亲笔手书一封——便是他们手中此卷了。

 

“诸位都看完了?可有什么想法?”喻文州也坐下来,抿了口适才奉上的温茶,那双细长的眸子望向惴惴不安的三人。

 

“w国国力日渐昌盛,j国虎视眈眈也算是事实,王上是要加固我们同w国的联盟,以抵御外邦侵犯?”最先开口的是郑轩,可他说着说着却舌头打结,后面的话音量都降低不少:“可,只是,拿边塞重城以盟好也太、太……”郑轩找不到合适的词,干脆咽下。

 

“嗯,徐卿以为如何?”喻文州略一颔首,不知是表达认同还是仅表示听到,竟然径自去问那面色复杂的徐景熙了。

 

徐景熙沉吟一会儿,迟疑着开口:“王上是要打w国的主意?”

 

“可以这么说。”喻文州弯着眸子笑道,显然对这几位臣子很是满意。

 

“此话怎讲?”郑轩倒有些糊涂了。

 

“寡人给你们的是国书,郑卿糊涂也不稀奇。”喻文州放下茶杯,撑着下颌问他:“w国世族同他们的君上素来不合,你该是知道的罢?”

 

郑轩点头。

 

“除了明面上的交易,郑卿私下里找个机会,去给他们相国送两箱黄金,跟他说王杰希大将军将取其位而代之,其在朝堂之上定无立足之地,余下的该不用寡人教你罢。其余的寡人都已安排停当,尔等不必挂心。”

 

远者交,近者攻,实为上策。

 

听了这话,郑轩心中明白,震惊异常:王上这是要灭了w国!

 

“难怪王上要臣去同那h国和盟,臣原本还奇怪,区区小国何足挂齿,更何况我们同h国还隔着一个w国,原来如此。”宋晓恍然。

 

“既然诸位爱卿已明白寡人苦心,寡人便不再赘言,静候诸位佳音。”

 

3.

 

“且说旬月前那场大战,打的那叫一个激烈,不过后续战况扭转得更是让人目瞪口呆,简直比我们这的画本还精彩。原本是j国发兵l国,l国国君喻文州急向w国和h国求援,并许以重利,听说王上大方的很,一出手就是边塞要地啊!”

 

说书先生合上那张唾沫横飞的嘴,海饮了一碗茶水,顿了顿才继续道:

 

“幸而那两国皆同意发兵救援,不然l国这回可真有亡国之危,可惜最终造化弄人。……经协商w国准许h国借道国内,由w国士卒先行到达l国内驰援,然而w国竟然心怀不轨!他们意图于进军途中谋图l国东南之地,却教l国主将黄少天发觉了,这下可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黄少天哪是个善罢甘休的主儿啊?他大怒之下却没有失去理智,反倒将计就计,将w军引至重重埋伏的葫芦谷,这块可就是重头戏了!”

 

说书的一拍手上那惊堂木,说到了兴头儿上。

 

“葫芦谷,听名字就晓得是个两头小,中间鼓的峡谷,进去之后再出来可要费不少功夫。就在w军行进至这峡谷正中央之时,忽然发觉头顶上有动静,一抬头就是大惊啊:一堆巨石和滚木‘咕隆咕隆’就滚下来了,没被砸着的刚松了口气,就发现这些木头竟然是浸了油的!一大片火箭飞下来,霎时间一片火海啊,整个w军基本可以说是无一幸免,支援的大部队竟然就被歼灭于谷内了。那天的葫芦谷那叫一个尸横遍野呀,据说连路过的鸟都飞不过去,将飞到附近就熏下来喽!说起来也奇怪,w国大将王杰希竟然也没有出战,要不然或许还有转机呢。不说这个了,估摸着h国是听说了葫芦谷这事儿,怕也被其狼子野心盯上,在自己借道途中袭击,故而同j国达成共识,竟内外夹击攻至国都,将w王俘虏。一代巍巍大国竟就此灭亡,实在是造化弄人,可悲可叹,可悲可叹哦……”

 

“对了,我最近听来一个小道消息,l王喻文州近些日子称病不朝,其实是因为身受重伤,几乎要不行喽……啧啧啧,你们来说说,他连个继承人都没有,l国又刚逢大战,这不是要完吗。”那接话的男子一摊手,连声啧啧,一幅幸灾乐祸模样。

 

而此时,传说在大战中身受重伤的喻文州确实是受了伤,却并不如传言中那般严重,抹过药好好修养个把天便能痊愈。

 

“多谢侠士出手相救,在下实是感激不尽。”喻文州正坐在床边,右手抬着左手勉强行礼拜谢,却扯动了伤口让他的眉一下蹙紧,脸色又苍白三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公子不必多礼。”一袭青衣的男子把喻文州的左臂按下去,把住其手腕听脉,略一听便觉脉象不妙,直直坐到喻文州身后。本以为这人只是被人袭击受了皮外伤,现在才发觉他体内气息也不太平稳,竟隐隐有经脉逆行之向,照此情形下去迟早会走火入魔。

 

王杰希稳稳提了口气,双手贴在喻文州背上输送真气,以自己深厚的内力给这人梳理紊乱的真气。两人相贴的部分过分灼热,尤其是对喻文州来说,王杰希的掌心烫他什么都忘了,心都快飘到天上去,全然忘记自己来此处的目的。不过这倒也方便了王杰希,喻文州毫无抵抗地敞开心扉接纳王杰希,使得紊乱的经脉很快平息下来。

 

“暂时没有问题,只要好好修养你的左臂便能完好如初,不然我的保证可不算数。”王杰希收起纱布和草药粉,突然想起什么,补充道:“另外,如果你不想丢掉性命的话,半个月内绝对不许运功。”

 

“真没想到侠士竟还精通切脉药理,喻某感佩。”喻文州衷心赞叹。

 

“不能说是精通,沙场上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哪个不懂点皮毛,不然哪有命活到今天。”而他又与某个医仙交好,懂得也多些。想到方士谦,王杰希摇着头叹了口气,表情像是吃了一斤苍蝇,可惜喻文州没瞧见。

 

“侠士参过军?喻某失敬,不知是哪支队伍的军爷?”

“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

 

听这语气明显是不愿再谈,喻文州便识趣地转了话题:“喻某突然记起,突然想起还未曾问恩公尊姓大名呢?”说“恩公”二字时颇为戏谑。

 

“可别打趣了,我姓王。”

 

“既然王兄不愿透露,喻某也不方便多问,每个人总有些不愿透露的事情嘛。”

 

“多谢理解。”礼貌而疏离。

 

喻文州不太舒服,就没再多问,王杰希也不是多话的性子,两人俱是一阵沉默。

 

突然,喻文州身形晃了晃,向后倒去,就要撞进打坐的王杰希怀中。王杰希吃了一惊,但反应极快,小心地避开伤口接住他,触手却发觉此人即便隔着厚重衣物也全是骨头,都摸不到什么肉,加之这一身伤,一幅落魄凄惨的样子。这就奇怪了,看他的衣着谈吐一准是个王孙贵胄,怎么会瘦成这个样子,莫不是受到其他王储的妒恨追杀才落得如此处境?

 

王杰希委实不太想管闲事,但又动了恻隐之心,不想看一条人命就此陨落,思量许久还是去找了方士谦。

 

4.

 

雨淅沥沥地下着,落进土地便不再砸出声响惹人注意,虽下的不大,也是新春以来第一场雨,滋润了萎顿许久的草木,颇令人心生欢喜。

 

那么,屋内躺着的喻文州听不听得见、看不看得到呢?或许没人知道。

 

他确实是使了次苦肉计,设计让王杰希出手相救,但那刀伤亦丝毫未作假,确是真刀实枪所致,求爱求到他这份上的也是世间罕见。

 

不过,他突如其来的昏迷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竟也是作伪?

 

不久后王杰希带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回来,二话没说指了指床上的喻文州,叫他看病。

 

“求人帮忙也不知道客气点儿,好你个王大眼儿。”方士谦嘟囔着白了他好几眼,手上的动作一点儿没慢,切脉施针后问王杰希:“他的伤口在哪处?”

 

“这里。”王杰希点了点喻文州左肩。

 

听了伤处,方士谦二话不说脱了喻文州上衣,拿起一把匕首在火上炙烤后切入还很脆弱的刀口,利落地剜去一层皮肉,敷上药粉包扎好才算完事。“行了,让他忌腥荤,忌酒忌辣,左手一个月不许动,嘱咐好喽别出岔子,不然他这条胳膊怕是要废。”

 

“这么严重?”王杰希诧异。他本以为喻文州就是皮肉伤,还有些不太严重的内伤,未曾想竟至于此。

 

“砍他的刀上怕是有毒,就你那三脚猫的医术还救人,不误人就不错了。以后再有这种事叫我来。”方士谦边收拾药箱边数落,又扔给王杰希一个小瓷瓶,头也不抬道:“每日换一次药,七天即可。”

 

那些话王杰希都不甚在意,方士谦这人就是嘴毒,心软得紧,只要听着他说、偶尔接两句茬即可。他伸手接住,晃了晃手中药瓶,“多谢。”

 

“行了行了,都给你破了多少例了,还差你这两句‘多谢’吗。我都说了多少次人不死不医,记得过两天请我喝酒啊。”方士谦背起药箱要走。

 

“放心,忘不了,绝对是上好的花雕。”

 

“走了啊。”

 

王杰希慢吞吞地走到门口,“慢走不送。”

 

“不用你送,后会无期吧王大将军。”

 

待王杰希回到卧房,喻文州已然苏醒,苍白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病态实令人不喜。听到声响的喻文州扭头看过来,勉强扯出来一个笑,就像是翅膀残破的蝴蝶勉强挥动一下彩翅,美丽却尽是凄切之感。

 

王杰希方才出去时正下着雨,他又没穿蓑衣又没带斗笠,雨丝细密地打在他身上脸上,发丝凌乱地贴了一脸,雨珠亲昵地附在他脸上,竟有几分清丽之色。

 

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喻文州眼睛却明亮许多,心也跟着颤动一下。

 

这个人不简单,王杰希认定。既然如此,不如试探一下。

 

“不知先生何许人也?最近这里实在不太平,不如由我送先生归国,先生意下如何?”王杰希试探道。

 

“这……罢了,告诉王兄也无妨,但请王兄千万保密。”见王杰希点头,喻文州低声叹息道:“其实我乃l国国君喻文州,从战场归国时为刺客暗杀多次,我已暗中令人调查,仍是不知何人要对我下此毒手。”说完自己的名字时喻文州还有几分希冀,兴许他还记得自己,虽然不记得或许更好,那他也不会记得对自己的某些不良印象。

 

不过王杰希没遂他的心愿。

 

“l王喻文州……”王杰希将喻文州这个名字在嘴里过了几遍,对l国的事绝口不提。两国之间本就伐交频频,数百年的恩怨剪不断理还乱,王杰希竟然面无怒色或尴尬之色,实在奇怪。最终,他只是把剑上淬毒的事告诉喻文州,让他休息饮食,好好修养,便转开了话题。

 

“我会送你回国。”他这么保证。

 

“多谢王兄,你我萍水。相逢还能有如此侠肝义胆,实在可敬。”喻文州轻咳两下,再次温声感谢。

 

王杰希点点头,转身离去。

 

不过,他没注意到喻文州正紧盯着他的背影,眼神贪婪而克制。他不能吓走王杰希,既然已经忍了这么多年,也不急在这几个月,何况他已经……

 

5.它就是不让我完整地发出来

 

6.

 

l国境内。

 

离国时尚是暮春,归来时竟已隆冬,草木荒芜凋敝,纷扬大雪落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一踩就会陷进去,赶路的二人留下一长串印子,踪迹都没法藏。

 

不久前喻文州叫信鸽传回去一封信,此时黄少天已带着一队人马等在宫城外等了两天两夜,疲惫到无神的眼睛看到牵着马渐进的喻文州瞬间亮起来。他快步奔过去,上下检查一通确定喻文州没什么事才松口气,给了他一个拥抱,低声絮叨:“王上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的这大半年可真是要我的命,朝里那些个大臣都快以为我私底下谋害你之后要找机会篡位了,要不是有宋晓徐景熙几个靠谱的帮我一块撑着我真架不住那些老臣的逼问。哎,对了,王上你的心上人追着没,快让我看看是不是个大美人?”

 

是终于回来了,中途那几波刺杀有一次几乎真要了王杰希的命,那次差点儿没吓死他,真是心跳都停了半拍。喻文州心中腹诽,低声嘱咐黄少天,“少天,别乱说话,回宫里我再跟你细细道来。”

 

“行吧,王上你也奔波许久,先回去歇息。”黄少天总算是放过喻文州,转而盯上了刚跟上来的王杰希,眼神不大可思议地望向喻文州。

 

“少天,这是王将军,我的救命恩人。先前你们应该打过几次交道,不用我多介绍。”喻文州无视了黄少天震惊询问的目光,回身牵住王杰希的手往宫门走去,“杰希,快同我进宫去,前些日子都是你在照顾我,这次就让我做一回主人来款待你。”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王杰希丝毫不扭捏地应了,还想喻文州打听道:“久闻l国的白斩鸡风味极佳,闻名列国,这回王某可是能一饱口福了。”

 

“寡人自然不会亏待贵客。”

 

酒饱饭足后,喻文州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杰希,不知你接下来作何打算呢?”

 

“还没想好。”

 

“不回国?”喻文州有些紧张,指尖悄悄握紧了膝上的玄色袍服。

 

“w国已经没了,我计较这做什么。再者,我并不是w国人,我不属于任何一国,回不回去有什么所谓么?”他说这话的口气竟有些张狂。

 

喻文州一时语塞,既然王杰希不是w国人,为何要为w王效力呢?难不成有什么知遇之恩?可看他这架势似乎也不像。

 

听了喻文州的疑问,王杰希也没遮掩,大大方方答了,“先王于家父有救命之恩,家父遂许以50载驱驰。”说到这儿,王杰希单手扶额,神情竟依稀有些落寞,“家父过世后,我便代他完成这50载之约,可惜如今的w王疏于朝政,w国还是日趋衰弱,最终居然落得个灭亡的下场。”也不知是不是造化弄人,w国恰在他离开不足半载后灭亡。

 

“原是这样……”喻文州理清了前因后果也不由唏嘘,等等!50载,莫不是王杰希他那时已离开?他难得惊慌,急急问道:“葫芦谷战前,你、王兄是否已别w国庙堂?”

 

“是,不然胜负怕是还难料。”王杰希见喻文州这模样不由笑了起来,说话的口气自大得理直气壮。

 

真真是一场白费的功夫,但好歹也灭一强敌,使得东北边境短时间内再无祸患。喻文州很快消化了这一事实,转而开始思考自己的追希之路。

 

“那喻某不知,是否有幸请杰希留在l国呢?”

 

“留下来做什么?王某可不会再染指刀兵,干涉国政。”

 

“同喻某共度余生。”

 

“可以考虑。”

 

 

番外(不知道有没有)

 

由于l国从未有过女性,立男后之事也就无可非议。自喻文州同王杰希大婚后,举国欢庆七日,喻王二人也有了大把的时间腻在一起。不过两人都不是那种碰在一起说“山有木兮”的性子,二人都已及冠,大人当然要去榻上交流感情。

 

 

绝对是混沌邪恶没差了(捂脸)

P.H.Wang:

所以我是个啥????在断粮边缘逐渐试探😇

scp-099(刃羽):

在秩序善良和混沌中立之间徘徊。

海彤/陆沉:

绝对中立
微笑

封不觉的一缕魂魄:

我…………手稿不见了

莫琛:

我是什么?hhhhh,我得写文属性堪比觉哥

白袍:

跳下去吧朋友,没有以后了😐

隐欢:

啊我觉得我…天气好好哦

puma4567:

Emmmmmmmmmm........

火立:长期死亡偶尔诈尸:

emmm...我可能是混乱中立?你们觉得呢

薛定谔的慧子:

绝对中立的我哈哈哈哈哈哈

空想天谕:

233333

谜一般的管家侠:

在混沌邪恶和混沌中立上徘徊不定XDD然而结局都一定要he
我是不是很有良心?【你滚啦】

LysineNotGlutamate:

哦⋯⋯大概是混沌邪惡吧。

枭儿:

中……中立邪恶?

此方彼岸名为永乐:

我觉得我还是挺绝对中立的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王杰希0706生贺活动开启!

包包包子铺!:





王不留行帽子尖尖,骑着扫把划出天马行空的曲线,魔术师惊艳了整个世界。


向前、再向前,抛弃安逸的被赞颂,在真正的荣光降临前,即便遁入黑夜,即便潮水涨到面前。


才终于能迎接,迎接微草成原。


 


这是我们第一次,往后还将会有多少次,能这样说:


——生日快乐,“王队”。


 


 


即日起,至7月4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7月6日相约LOFTER,为王杰希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0706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刷b站时看到了大秦里屈原怀石自投汨罗江的部分,还是沉重得没法说话,又想到今天是端午,更为悲伤。

剧中芈原不是从岸上一下跳下去,而是怀抱石头,一步步走进汨罗江中,决心要比投河大的多。形容枯槁,行吟泽畔,和渔夫里一模一样,自此第一次体会到屈子“举世皆浊我独清”的绝望和悲凉,他在那个世道太孤独了。屈子的脚步缓慢而沉重,水一点点没过先生发顶,波纹也逐渐归为平静。

汨罗江水太冷了,屈子可要多保重。

想到楚王妃一句话,“楚有芈原,列国惊慕。”有这样的人,放在哪个时代会不令人惊慕呢。